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記得七年前稚氣未脫的我的至愛是藍山咖啡。產於牙買加藍山海拔2500尺以上的咖啡豆,是一種微酸、柔順、帶甘、風味細膩的咖啡。純藍山咖啡口感、香味較淡,平淡的如同貌似擦肩而過,熟視無睹的我和T平平凡凡的小生活,但細細喝起來卻非常香醇精緻,宛若少女精緻美麗,完美無缺的人生。帶著天生具有貴族的品味,作為咖啡中最受推崇的極品,自然備受生活一帆風順的我的青睞——那種別緻的苦和酸,與眾不同的清高,正是不識愁滋味的少女的最愛。——也是有小小憂愁的吧。比如和T帶上關聯的一切,那時候心裡埋藏著的小小念想,正是“換我心,為你心,始知相憶深。” 多年以後憶起當年那奇妙的感覺。當是像雙人弗拉明戈,分分合合,若即若離,相互折磨,兩敗俱傷——就像夏天的時候。次次出門,都不記得帶傘,如同很多人,次次遇愛,卻措手不及。 現在的我,最愛的便是卡布奇諾。一種至為普及的意式咖啡品項。於我,更喜歡親手調製。在意大利特濃咖啡的基礎上,加一層厚厚的起沫的牛奶,濃縮咖啡、牛奶和奶泡混合後,顏色就像是修士所穿的深褐色道袍,牛奶加咖啡又有尖尖的泡沫,像極了修道士的尖尖衣帽,而意大利人喚這種聖芳廷修道士的尖衣尖帽便是cappuccino.咖啡雖然苦苦的,可是牛奶柔柔的甘美滋味隱藏了苦澀的真相,讓它變得溫潤起來——也許會有人說,這種才應該讓七年前的你喝呢。可是於我而言,在經歷過了人生的起伏跌宕以後,更看重的是寧謐和甜美,即使只是一種麻醉,卻是淡淡的小幸福。 花卷說,想要在寧謐夜晚和我一起喝著cappuccino,加一碟提拉米蘇一類的甜點,一起聊聊天看看夜色。人間四月天,於我與她都是特別的一月,我十九了,然後在辯論賽,朗誦比賽拿到了很好的成績,然後唱了很多很多首歌,發表英語演講……整整一個月忙忙碌碌沒有休息,晚上還和計算機二級較量,而她和他的故事,像人間四月天的美好無暇,卻又美得像一場夢。可是這種夢,讓人甘心情願墮入其中,畢竟在這個涼薄而講究速食愛情的社會,這種赤子之心是難能可貴的,太多人注重的是一時的身邊的人,而我們在意的是真實的,堅定的愛。 習慣了一個人行走,獨自聽著音樂走走停停四處拍照,教學樓邊鬱鬱蔥蔥鮮艷明媚的杜鵑花開了又謝,牆角的月季在綠葉裡開得恣意,卻也落得恣意,滿地都是玫紅色的花瓣;綠樹成蔭和那年一樣茂密,卻沒有了當年在樹下一起追追鬧鬧眼睛明亮的少年……照片一張張被拍下,短暫的春天在四月裡來了又去。 也有朋友們看了我那些凝固成色彩的風景,對我說Beryl,你是小清新吧,聽音樂,拍照,數碼相機也是帶lomo的……而我總是一笑置之。《南方週末》有一篇專門分析“文青”,“小資”,“小清新”的文字,說小資對金錢物質享受很注重,小清新對消費主義反抗,而我對money沒有那麼強烈的需求欲,也不怎麼喜歡揮霍,可是酒,特別是紅酒,卻一直在心裡有特別的地位。 也是七年前,跟著學校的樂隊在外面演出,回來的路上雨下得瓢潑般恣意,和Doris牽著手喝水果啤酒,甜甜的淡淡的,度數很低,又帶點陌生的刺激,正和十二歲小女生的胃口。從此對酒有了特別的好感。去年的四月在家找到一盒軒尼詩,棗紅色的盒子上美麗的彩色鳥兒細緻的羽毛華麗細膩。那時候正好在重溫張愛玲,色彩恣意的文字讓人墮入朦朦朧朧的彩色幻境裡飄飄蕩蕩。大陸這邊,《月滿軒尼詩》正好登陸。雖然喜歡這個名字,可是猜想這與真正的軒尼詩並無關聯,便不曾踏入影院大門。然後,高考結束後的那個晚上,終於把那片瀲灩的流光倒在水晶杯裡,在燈光下細細端詳。仔細品味。那時候對很多事情都有幻想,帶著小傷感一字一字地敲下了一篇名叫《月滿軒尼詩》的日誌。到後來才發現那些幻想,那些我所堅持的,原來都是那麼微不足道…… 白先勇在他的小說裡提到過一種烈酒,叫血腥瑪麗。從初識它起,就找來過紅酒,白酒,雪碧調劑,想調成一杯這樣的酒,飄然一回——總是太清醒的人也總是很累的。人生,太清醒會累,太糊塗會廢,偶爾做一場醒著的夢,一切剛剛好。後來得到這種酒的調配方法,伏特加加波蘭產的96度的Spirytus,只淺嘗一口,嘴唇就會瞬間發麻、脫水;但它的口感最接近水。加上任何果汁都可以是絕美的雞尾酒,於是調酒師選擇了西紅柿汁,調成了血腥瑪麗。?再到後來,喜歡找一些調酒的方法,愛爾蘭威士忌兌水加冰塊,再佐以一片檸檬,就成了愛爾蘭之霧,一點靚麗的檸檬黃,宛如輕點過的daydream,讓人沉醉不醒。清新明媚。這兩種酒都是入口即醉的至烈之酒,而用墨西哥龍舌蘭調製的瑪格麗塔,像個性熱情鮮明的南國少女,帶著濃烈生澀的氣息,年少無知,剛烈卻真實。更適合女生品味。 去年的四月,備戰高考的我每天都抱著大紅袍泡的茶水去上課。依稀記得袁承志是和阿九一起喝過這種茶的。每天早上從銀色的小盒子裡倒出一點這樣的茶葉,泡成濃茶,然後和朋友們打打鬧鬧,充實並快樂著,時不時利用學過動漫畫過水墨油畫的技巧優勢畫幾個Q版的湯團青菜,和大家一起對抗寫不完的卷子……更喜歡喝的是一種裝在綠罐子裡的野蘭芝,因為產於浮梁,盒子上幽密的蘭花間就印著幾個字“商人重利輕別離,前月浮梁買茶去”,那是父親親手贈給我的,對著這樣的茶,輕輕吟哦著最喜歡的詩詞歌賦,在潺潺的雨聲中讀著張愛玲杜拉斯,那是忙碌時刻中最清閒的純粹的快樂。 人間四月天,總是美好卻短暫,從溫良到溫暖到炎熱只是一月光景。路邊的花朵或嫣紅或嫩黃地鬱鬱蔥蔥開了又謝,柳絮紛紛揚揚勾起前塵往事。四月的初始是俊美的佛裡克索斯和妹妹所乘的金毛羊,四月的尾巴卻變成了宙斯誘引歐羅巴公主的俊美金牛,——希臘神話,星座宮的種種在四月卻和各種異獸帶上了脫不掉的關聯。四月份,和蘇玖牽著手走過了大大小小的林蔭小道,看了一本又一本的小說,與一個又一個隔著虛空的人神遊。四月份的尾巴,嗯。就這麼淡淡地告一段落吧。 文章來源:玩學堂的BLOG |雕刻幸福時光 | 心 齋 |Dadawa的BLOG | 天津譚汝為BLOG |“靜”觀其變 | 老徐的BLOG |袁啟清的BLOG | 唯有火硝的BLOG |游刃 |